首頁[Home]
簡體中文| English



 

澳洲東部時間

澳洲人民


二十一世紀初澳大利亞的民族多樣性与這片大陸的歷史狀況形成鮮明的對比。

澳大利亞最早的居民是大約五万年前到達這里的原住民和托雷斯海峽島民, 他們可能來自東南亞地區。

英國對這片大陸的殖民化始于一七八八年。英國人在這里建立罪犯流放地,剝奪原始居民的土地,使其淪為零落的、備受壓制的弱勢群体。

直至二十世紀六十年代,政府政策才承認了原住民文化的獨特性,并開始制定計划將原住民納入國家生活的主流之中。

近年來,土地權的立法和其它的倡議都得以實施,但人口約四十三万的澳大利亞原住民卻仍然相對貧困。他們的平均預期壽命、嬰儿死亡率和失業率都高于其他社會群体。

在結束殖民統治后的一百五十年里,澳大利亞人口主要隨著英國移民的涌入而增長,農業和貿易都沿襲歐洲的模式發展。早期的政治改革使得全民普選成為了現實,工會運動蓬勃發展,從而為澳大利亞打下了權利平等、机會均等的堅實政治基礎。

巴里 約克對多元文化政策評价。他的父母分別來自英國和馬耳他,認為:“在我看來,我們一路磕磕絆絆地走過來了,雖然針對這項政策偶爾會發生點小摩擦或偶有過激反應。但從長遠來看,這項政策還是可行的。我們從未因為民族問題而出現大規模的暴動或國家動蕩。”

但是,這种平等的傳統并沒有在移民政策中体現出來。一九零一年,英屬六個殖民地組成澳大利亞聯邦,此后歷屆聯邦政府均推行“白澳政策”,這項限制性的移民政策旨在禁止非歐洲裔移民進入澳大利亞。這項种族主義移民政策逐漸瓦解,最終在一九七三年被廢除。

然而,二戰后政府資助的大規模移民計划對于澳大利亞的盎格魯-凱爾特傳統產生了深遠的影響。非英語國家的歐洲移民以及后來中東地區的移民使澳大利亞的人口构成更加地多樣化。

在二十世紀五、六十年代,有兩百万移民定居澳大利亞。一九六九年的移民人數達到十八万五千人的峰值。來自意大利、希腊、馬耳他、前南斯拉夫和土耳其的移民在澳大利亞的大城小鎮安家落戶。

二十世紀七十年代的移民總數有所下降。然而隨著來自于智利、塞浦路斯、黎巴嫩和越南的難民的到來以及越戰結束之后印度支那移民和泰國移民的涌入,澳大利亞移民總數中的非歐洲移民以及人道主義難民的比例卻在增加。

澳大利亞目前百分之二十四的人口,或者說四個人中就有一個不是在澳大利亞出生,而其中的三分之一則出生在亞洲。

成功的下一代

阿德萊 穆爾多洛一家來自意大利,是實施大規模移民計划時來到澳大利亞的。

“我父母那一代的人總是說:‘我們是為了工作才來這儿的’。的确,他們那一代人雖說是在工厂里做工,但是在醫療保健、假期以及工作穩定性方面,他們卻享受到了很好的待遇。”

同阿德萊 穆爾多洛一樣出生在澳大利亞的移民后代,是移民下一代中成功的典型。無論是在所受的教育還是收入水平方面,他們都超過了他們的父母。

維多利亞州擁有澳大利亞最大的制造業基地,阿德萊是該州移民職業婦女保健中心(Migrant Working Women Health Centre)的負責人。她和從事各行各業、母語不是英語的婦女一起工作。

在二零零一年聯邦百年慶典游行時,一位觀眾的感嘆到: “我們從新西蘭來,在這儿已經差不多一年了,我喜歡在澳大利亞定居的各個民族。他們在游行中的表演從某种程度上反映出他們對整個社會所作的貢獻。我真的很欣賞這一點。”

“和我們一起工作的婦女背景各异。我們會去參觀一個工厂,遇到來自比方說前南斯拉夫的婦女,她們已經在這里待了三十年,或者更長的時間。我們還會見到從中國來的婦女,她們都已經在來之前受了各种教育并且取得了學位--她們可能是受過培訓的醫生,但目前她們的証書正在認証過程中。不過這個過程耗時很長,有時甚至沒有結果。”

目前澳大利亞所有主要政治團体都致力于實施強有力的移民計划,建設一個多元文化的澳大利亞。 目前的移民政策將申請人分為兩類:一類是技術移民和以家庭團聚為目的的移民,另一類是諸如難民的人道主義移民。
政府會优先選擇技術移民,因為他們能夠為澳大利亞的經濟,特別是地區經濟發展做出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