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Home]
簡體中文| English



 

澳洲東部時間

悉尼不外傳的酒吧見聞──這就是最好的服務?

(中國) 張君

      坐在船上,看到悉尼港兩邊美麗的景致,我不禁向澳大利亞外交貿易部的項目官員華維克 恰克脫口而出:“是上帝賜給了澳大利亞人一片樂土!”。這也許正是我們所看到的、所感受到的澳大利亞百年“奧林匹克傳奇”。 悉尼當地時間2月26日上午9時40分左右,華維克領著我們來自7個國家的“小聯合國”記者前去拜見當地的高官。由于當時我們离開賓館較早,离會見的時間還有20分鐘左右,所以,我們就在一個叫做“RISTORANTE METRO”的街道上停下來,准備休息一會儿,并喝點飲料。
 
      于是,我們一行8人就進了旁邊一家名字叫“METRO BAR”(字面翻譯應該是“地鐵酒吧”)酒吧。酒吧里除了我們并無其他客人,而且,酒吧正在正常營業。

      酒吧看上去還很体面。我們當中很多人都買了飲料,也付了錢。但是,就在我們剛剛付完款時,一個穿著黑色低胸吊帶背心的酒吧女招待就來到我們面前。其來意就是,酒吧老板說不准我們坐下來。  

      女招待說,我們這些人要么出去,要么擠到其酒吧的一個偏僻的拐角處。華維克問為什么,女招待說,沒有為什么,這是老板的規定。華維克又問老板是誰,老板在哪里。女招待說,“老板現在不在,反正老板說,你們不得坐在這里。”華維克又問,給錢可以坐嗎?女招待稍微猶豫了一下說:“可以!”  

      華維克給了多少錢,我們并不清楚,但他付了“買座錢”后說了一句:“IT IS CRAZY!”(簡直不可思議!)。我們一行記者還不清楚的是,當地人來消費是否也要交“買座錢”?交錢是否僅限于外國人?是否僅限于我們這一撥絕大多數看上去都是亞洲人面孔(中國人、韓國人、泰國人、印度尼西亞人和菲律賓人)的外國人?  

      但我們一落座就發現,在右手旁邊低矮的書柜上有一只碩大的蟑螂在迅捷地爬來爬去。書柜上層是破舊的報紙和雜志,估計是供客人閱讀的。書柜的下層就是黃顏色的白葡萄酒。我們親眼看到的是,蟑螂旁若無人地從上爬到下,又從下爬到上,再從左爬到右,最后消失在酒瓶間的縫隙里。  

      緊接著的就是,蒼蠅在我們眼前飛來飛去。也許是夏天的緣故,悉尼的蒼蠅非常大!當我把這只蒼蠅打下去后,竟然在地上就看見另一只帶翅膀的大虫子在爬來爬去。這是什么虫子,我們誰也沒有看出來,但大家后來的一致意見是:“它肯定既不是蟑螂,也不是蒼蠅。”當時,我們的美國同行正在吃巧克力面包,隨即做了一個“把虫子收起來,帶回去吃”的動作。   就在這時,我們看到這家酒吧的柱子上赫然貼著一張類似于中國獎狀的東西。這份A4紙大小并有真實署名的証書上最醒目的英文單詞是:“EXCELLENCE!”(极优)。在“极优”的上下竟是各种“最好的”評价:

“Best Coffee”(最好的咖啡);  
“Best Caffee Latte’s”(最好的咖啡拉提);  
“Best Caesar Salad”(最好的愷撒沙拉);  
“Best Occopus”(最好的奧克普斯);  
“Best Location”(最好的位置);  
“Best Service”(最好的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