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Home]
簡體中文| English



 

澳洲東部時間

國內旅行社与澳洲當地華人禮品店同流合污算計中國旅行團游客

中國:欣文
2006/01

澳大利亞是個來源眾多的移民國度,人口有2000万。根据2002年6月公布的數字,華人約有52万。

老移民靠勤勞闖出一片天翻開華人在澳大利亞的創業史,不難看出早期漂洋過海來到澳大利亞的華人多以開采礦山、經營种植業為生。他們經過一代又一代的艱苦努力在澳大利亞獲得了立足之地:有的走上仕途,最高坐上州議員、市長的位子;有的搞科研做學問,當上研究員、醫學博士和商學博士等;還有的采金、种菜、行醫、開餐館……但不管他們做什么,老一代華人移民都靠著自己的勤勞和智能在澳大利亞闖出了一片天,并逐漸地融入了當地社會。但近年來,隨著新移民的不斷擁入,華人創業的方式也開始改變。他們不再像老一代華人移民那樣悶頭苦干,而是整日忙著做以中國為財源的三大生意  旅游、商貿和留學。因為巨大的中國市場、廉价的貨源,以及源源不斷地來澳旅游、購物的中國人,對他們來說更有吸引力。

國內旅行社同當地華人禮品店聯合算計中國人隨著中國人來澳大利亞考察、旅游熱情的膨脹,國內從事澳洲旅游團的旅行社和當地澳洲華人旅行社不但應運而生,而且是爆炸性地發展,大大小小的旅行社整天都在忙碌著中國團組的迎來送往,錢也在游山玩水中流進了自己的口袋。

以接待自由行游客或网上直接從事旅游生意的當地華人旅行社的導游職業道德和服務品質都是非常好的,与中國來的游客談笑風生,并為他們提供了不少方便。但是有些与國內旅行社聯合接團的華人地接旅行社的服務就讓人不敢恭維了。一次,記者應邀去澳東海岸的昆士蘭州參加國內一考察團的活動,行程由中國中旅集團安排,澳洲當地由一個名為常青旅行社[Extragreen Holidays]接待。

在去黃金海岸電影城的大巴上,陪團的導游跟我說:“因為車上有空位,就不收你的車費了,但電影城的門票請你自理。”下車以后,我就此事去問團長。團長說:“你是我們邀請來的,我們已經把你的所有費用都支付給旅行社了。”當我把團長的意思轉告給那位導游時,他惊訝地張大了嘴,意識到我已經把一切都弄明白了。但我万万沒料到,那個導游會在接下來的日子里又算計我一下。

第二天,活動結束,大家都到布里斯班乘飛机。考察團到國際机場乘飛机,我到國內机場搭飛机。大巴快到國際机場時,導游客气地跟我說,國內机場离這里很遠,車子送完考察團后要回公司,沒法送你了。你可以從這里搭小火車進城,再從城里換火車去國內机場。我當時就覺得有些不對,哪個城市的國內、國際机場會隔那么遠?等考察團的人下車后,我問開車的白人司机如何乘小火車去國內机場?他惊訝地反問道:“去國內机場只要10分鐘,為什么要乘小火車?”

出現這种情況顯然是那位導游缺乏應有的職業道德,想額外占點小便宜。但他忽略了最重要的一點:他的行為不僅讓中國人看在了眼里,也讓當地社會的主体  白人看在了眼里。這不僅影響華人旅行社的聲譽,也不利于華人在澳大利亞社會地位的提高。

從中國進貨,再賣給中國人在澳大利亞,各大城市都有無數的華人免稅店(禮品店),每個店都与國內和澳洲地接旅行社有買賣人頭的回佣關系,客源也是中國來的游客,生意頗為火爆。既然是免稅店,价格就該比大商場便宜。但這里的商品,价格就難說了,有的打完6折還比商場里貴,因為要給旅行社的回佣達30%以上。另外,由于進貨渠道复雜,很多貨的質量也無法保証。

除免稅店外,澳大利亞還有不少中國城。每個城內都有几家華人小超市,那里的食品主要供應當地華人和來澳旅游的中國人。柴米油鹽醬醋茶,花椒大料紅山楂,甚至連腐乳、八寶飯都樣樣齊全。雖說這些東西給華人帶來了方便,但价格也不菲,在中國賣1元人民幣的東西,在這里能賣到1-2澳元。也就是說,以人民幣計算,同樣的東西,這里的价格是中國的6─12倍。价格是一方面,有些商品的質量也讓人擔心。前些日子,記者分別從兩家華人商店買來一瓶北京“金獅”牌醬油和几瓶鎮江香醋。醬油基本沒顏色,味道就像鹽水;醋酸得讓人牙齒打顫,但沒有任何香味。不知道這些商品從何渠道而來。記者跟几位朋友談起這些瑣事時,一位朋友說,她的朋友在一家華人商店里打工,每天要干的活之一就是用藥劑擦掉原包裝上的保質期,再寫上新的。另一位朋友說,有些商店出售的大料都是用過的,晾干后再賣出去。听完朋友的這些話,記者還不敢相信這是的。

留學生意是賺錢的捷徑在澳大利亞,做中國人留學生意可是樁大買賣。据有關方面估算,僅在澳大利亞留學的中學生就有4万多人,做中國留學生意的人也是多如牛毛:有的屬正式注冊机构;有的則自身沒有机构,挂靠在別人的机构上。在一次商貿招待會上,記者遇到3個華人,其中就有兩個是留學代理。一位女士半年前移民澳大利亞,在很多事情都還沒搞明白的情況下,她卻明白了做中國人的留學生意可以賺錢。我問她机构名稱是什么,她說她還沒有公司,先挂在別人的公司上做。接著問她生意如何,她說還可以,每月能弄几個學生過來。但當記者問她能給小留學生們提供什么保障時,她卻支支吾吾地說她只負責聯系招人,別的什么也不管。

据了解,目前澳大利亞有不少新移民都在從事留學生意,每招來1個中國學生,差不多能掙2万元人民幣。正是由于雙方出自同一文化背景,在談判方式、合同方式,甚至討价還价方式上都完全相同,所以不少新移民就看准了這种賺錢捷徑,大張旗鼓地和中國人做起了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