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Home]
繁体版
| English
简体中文版



 

澳洲东部时间

澳洲青蛙

亚马孙雨林中的箭毒蛙犹如天使和魔鬼的复合,它鲜艳明快的色彩让人顿生怜爱之情,但它隐藏在皮肤中的毒素,微乎其微的量又可置人于死地。现在,科学家已经揭开了这些毒素的秘密,它们是一种具有生物毒性的生物碱,一般来源于青蛙所食的含毒食物。
 
你或许认为在了解青蛙皮肤可以产生毒性生物碱后30年重提此话题,显然没有新意。但是用从事这项研究的生物化学家戴利的话来说就是“澳大利亚蛙的意义完全出人意料”。

此前,戴利和他的研究小组已经发现,全球赤道附近热带雨林中的青蛙都可以在皮肤中产生毒性生物碱。生物碱是一种复杂的氮有机体,一般来源于一些具有强烈毒性的植物。它的形式多样,比如有古柯碱、奎宁、士的宁、吗啡和烟碱等等。这些独特的生物碱有效地防止了青蛙这样的两栖爬行动物被天敌掠食或被细菌等感染。蛇特别喜欢吃青蛙,但狡猾的蛇在享受盛宴之前,绝不敢贸然行动,一定不会忘了一道“手续”——吐点唾液到青蛙身上,看看这家伙有没有毒,然后才行事。

但是,最近科学家在澳大利亚发现的一种青蛙却让人颇为吃惊,这种青蛙并不依赖于食物,而可以在自己的皮肤里制造毒性生物碱。这一发现意义非同凡响。因为,此前人们还从未发现过脊椎动物可以自己造“毒”。

戴利和他的小组最初接触到这种独特的澳大利亚青蛙是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起初,他们自然而然地认为这种蛙产生的被称为“pseudophrynamines”的生物碱与过去在毒蛙皮肤里发现的生物碱类似,都来源于食物。为此,过去的3年间,戴利小组在澳大利亚和美国的不同研究所里进行了一系列实验和分析。结果令人吃惊,戴利先前的看法完全是错的,这种生物碱的分子结构在自然界中从还未发现过。

奇怪的是,澳大利亚蛙同时还能产生一种与食物有关的叫“pumiliotoxins”的生物碱。戴利认为澳大利亚本土的一种特殊昆虫而获得毒性的。澳大利亚蛙为夜行动物,戴利推测,这种昆虫也一定是位“夜猫子”。实验表明,那些被囚禁在实验室里的青蛙不能自己在皮肤里产生“pumiliotoxins”生物碱。只有当食物中具有这种生物碱时,青蛙皮肤的腺体中才会产生这种生物碱,而且这种毒素足够的话,澳大利亚蛙就不用再制“pseudophrynamires”来御敌。

研究人员对青蛙毒素的研究,可以为生物医学的研究提供一种新的途径,比如,从毒素中可以提取心脏激物、麻醉剂等,而且戴利推测澳大利亚蛙的毒素中还可能含有某种极为有用的抗生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