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Home]
繁体版
| English
简体中文版



 

澳洲东部时间

悉尼不外传的酒吧见闻——这就是最好的服务?

(中国) 张君

      坐在船上,看到悉尼港两边美丽的景致,我不禁向澳大利亚外交贸易部的项目官员华维克 恰克脱口而出:“是上帝赐给了澳大利亚人一片乐土!”。这也许正是我们所看到的、所感受到的澳大利亚百年“奥林匹克传奇”。 悉尼当地时间2月26日上午9时40分左右,华维克领着我们来自7个国家的“小联合国”记者前去拜见当地的高官。由于当时我们离开宾馆较早,离会见的时间还有20分钟左右,所以,我们就在一个叫做“RISTORANTE METRO”的街道上停下来,准备休息一会儿,并喝点饮料。
 
      于是,我们一行8人就进了旁边一家名字叫“METRO BAR”(字面翻译应该是“地铁酒吧”)酒吧。酒吧里除了我们并无其他客人,而且,酒吧正在正常营业。

      酒吧看上去还很体面。我们当中很多人都买了饮料,也付了钱。但是,就在我们刚刚付完款时,一个穿着黑色低胸吊带背心的酒吧女招待就来到我们面前。其来意就是,酒吧老板说不准我们坐下来。  

      女招待说,我们这些人要么出去,要么挤到其酒吧的一个偏僻的拐角处。华维克问为什么,女招待说,没有为什么,这是老板的规定。华维克又问老板是谁,老板在哪里。女招待说,“老板现在不在,反正老板说,你们不得坐在这里。”华维克又问,给钱可以坐吗?女招待稍微犹豫了一下说:“可以!”  

      华维克给了多少钱,我们并不清楚,但他付了“买座钱”后说了一句:“IT IS CRAZY!”(简直不可思议!)。我们一行记者还不清楚的是,当地人来消费是否也要交“买座钱”?交钱是否仅限于外国人?是否仅限于我们这一拨绝大多数看上去都是亚洲人面孔(中国人、韩国人、泰国人、印度尼西亚人和菲律宾人)的外国人?  

      但我们一落座就发现,在右手旁边低矮的书柜上有一只硕大的蟑螂在迅捷地爬来爬去。书柜上层是破旧的报纸和杂志,估计是供客人阅读的。书柜的下层就是黄颜色的白葡萄酒。我们亲眼看到的是,蟑螂旁若无人地从上爬到下,又从下爬到上,再从左爬到右,最后消失在酒瓶间的缝隙里。  

      紧接着的就是,苍蝇在我们眼前飞来飞去。也许是夏天的缘故,悉尼的苍蝇非常大!当我把这只苍蝇打下去后,竟然在地上就看见另一只带翅膀的大虫子在爬来爬去。这是什么虫子,我们谁也没有看出来,但大家后来的一致意见是:“它肯定既不是蟑螂,也不是苍蝇。”当时,我们的美国同行正在吃巧克力面包,随即做了一个“把虫子收起来,带回去吃”的动作。   就在这时,我们看到这家酒吧的柱子上赫然贴着一张类似于中国奖状的东西。这份A4纸大小并有真实署名的证书上最醒目的英文单词是:“EXCELLENCE!”(极优)。在“极优”的上下竟是各种“最好的”评价:

“Best Coffee”(最好的咖啡);  
“Best Caffee Latte’s”(最好的咖啡拉提);  
“Best Caesar Salad”(最好的恺撒沙拉);  
“Best Occopus”(最好的奥克普斯);  
“Best Location”(最好的位置);  
“Best Service”(最好的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