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Home]
繁体版
| English
简体中文版



 

澳洲东部时间

国内旅行社与澳洲当地华人礼品店同流合污算计中国旅行团游客

中国:欣文
2006/01

澳大利亚是个来源众多的移民国度,人口有2000万。根据2002年6月公布的数字,华人约有52万。

老移民靠勤劳闯出一片天翻开华人在澳大利亚的创业史,不难看出早期漂洋过海来到澳大利亚的华人多以开采矿山、经营种植业为生。他们经过一代又一代的艰苦努力在澳大利亚获得了立足之地:有的走上仕途,最高坐上州议员、市长的位子;有的搞科研做学问,当上研究员、医学博士和商学博士等;还有的采金、种菜、行医、开餐馆……但不管他们做什么,老一代华人移民都靠着自己的勤劳和智能在澳大利亚闯出了一片天,并逐渐地融入了当地社会。但近年来,随着新移民的不断拥入,华人创业的方式也开始改变。他们不再像老一代华人移民那样闷头苦干,而是整日忙着做以中国为财源的三大生意――旅游、商贸和留学。因为巨大的中国市场、廉价的货源,以及源源不断地来澳旅游、购物的中国人,对他们来说更有吸引力。

国内旅行社同当地华人礼品店联合算计中国人随着中国人来澳大利亚考察、旅游热情的膨胀,国内从事澳洲旅游团的旅行社和当地澳洲华人旅行社不但应运而生,而且是爆炸性地发展,大大小小的旅行社整天都在忙碌着中国团组的迎来送往,钱也在游山玩水中流进了自己的口袋。

以接待自由行游客或网上直接从事旅游生意的当地华人旅行社的导游职业道德和服务品质都是非常好的,与中国来的游客谈笑风生,并为他们提供了不少方便。但是有些与国内旅行社联合接团的华人地接旅行社的服务就让人不敢恭维了。一次,记者应邀去澳东海岸的昆士兰州参加国内一考察团的活动,行程由中国中旅集团安排,澳洲当地由一个名为常青旅行社[Extragreen Holidays]接待。

在去黄金海岸电影城的大巴上,陪团的导游跟我说:“因为车上有空位,就不收你的车费了,但电影城的门票请你自理。”下车以后,我就此事去问团长。团长说:“你是我们邀请来的,我们已经把你的所有费用都支付给旅行社了。”当我把团长的意思转告给那位导游时,他惊讶地张大了嘴,意识到我已经把一切都弄明白了。但我万万没料到,那个导游会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又算计我一下。

第二天,活动结束,大家都到布里斯班乘飞机。考察团到国际机场乘飞机,我到国内机场搭飞机。大巴快到国际机场时,导游客气地跟我说,国内机场离这里很远,车子送完考察团后要回公司,没法送你了。你可以从这里搭小火车进城,再从城里换火车去国内机场。我当时就觉得有些不对,哪个城市的国内、国际机场会隔那么远?等考察团的人下车后,我问开车的白人司机如何乘小火车去国内机场?他惊讶地反问道:“去国内机场只要10分钟,为什么要乘小火车?”

出现这种情况显然是那位导游缺乏应有的职业道德,想额外占点小便宜。但他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他的行为不仅让中国人看在了眼里,也让当地社会的主体――白人看在了眼里。这不仅影响华人旅行社的声誉,也不利于华人在澳大利亚社会地位的提高。

从中国进货,再卖给中国人在澳大利亚,各大城市都有无数的华人免税店(礼品店),每个店都与国内和澳洲地接旅行社有买卖人头的回佣关系,客源也是中国来的游客,生意颇为火爆。既然是免税店,价格就该比大商场便宜。但这里的商品,价格就难说了,有的打完6折还比商场里贵,因为要给旅行社的回佣达30%以上。另外,由于进货渠道复杂,很多货的质量也无法保证。

除免税店外,澳大利亚还有不少中国城。每个城内都有几家华人小超市,那里的食品主要供应当地华人和来澳旅游的中国人。柴米油盐酱醋茶,花椒大料红山楂,甚至连腐乳、八宝饭都样样齐全。虽说这些东西给华人带来了方便,但价格也不菲,在中国卖1元人民币的东西,在这里能卖到1-2澳元。也就是说,以人民币计算,同样的东西,这里的价格是中国的6—12倍。价格是一方面,有些商品的质量也让人担心。前些日子,记者分别从两家华人商店买来一瓶北京“金狮”牌酱油和几瓶镇江香醋。酱油基本没颜色,味道就像盐水;醋酸得让人牙齿打颤,但没有任何香味。不知道这些商品从何渠道而来。记者跟几位朋友谈起这些琐事时,一位朋友说,她的朋友在一家华人商店里打工,每天要干的活之一就是用药剂擦掉原包装上的保质期,再写上新的。另一位朋友说,有些商店出售的大料都是用过的,晾干后再卖出去。听完朋友的这些话,记者还不敢相信这是的。

留学生意是赚钱的捷径在澳大利亚,做中国人留学生意可是桩大买卖。据有关方面估算,仅在澳大利亚留学的中学生就有4万多人,做中国留学生意的人也是多如牛毛:有的属正式注册机构;有的则自身没有机构,挂靠在别人的机构上。在一次商贸招待会上,记者遇到3个华人,其中就有两个是留学代理。一位女士半年前移民澳大利亚,在很多事情都还没搞明白的情况下,她却明白了做中国人的留学生意可以赚钱。我问她机构名称是什么,她说她还没有公司,先挂在别人的公司上做。接着问她生意如何,她说还可以,每月能弄几个学生过来。但当记者问她能给小留学生们提供什么保障时,她却支支吾吾地说她只负责联系招人,别的什么也不管。

据了解,目前澳大利亚有不少新移民都在从事留学生意,每招来1个中国学生,差不多能挣2万元人民币。正是由于双方出自同一文化背景,在谈判方式、合同方式,甚至讨价还价方式上都完全相同,所以不少新移民就看准了这种赚钱捷径,大张旗鼓地和中国人做起了生意。